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清新散文

沙苑沧桑

时间:2017/10/22 7:29:28   作者:锦瑟年华   来源:同州网   阅读:151   评论:1
内容摘要:夕阳徐徐坠落下去,晚霞布满半边天空,清闲的人们站在巷子口闲聊,几只麻雀在女贞子树上跳来跳去,如果是冬天,此刻炕尾的烟囱会缓缓地飘散出褐色的浓烟,墙缝中透出的丝丝缕缕,和着迷蒙的夜气,在村头巷口悠悠荡荡,来回缭绕,整个村庄便被烟雾暖暖地遮盖起来,这里是祖先的根,在他们举家北迁后,再...

沙苑沧桑

夕阳徐徐坠落下去,晚霞布满半边天空,清闲的人们站在巷子口闲聊,几只麻雀在女贞子树上跳来跳去,如果是冬天,此刻炕尾的烟囱会缓缓地飘散出褐色的浓烟,墙缝中透出的丝丝缕缕,和着迷蒙的夜气,在村头巷口悠悠荡荡,来回缭绕,整个村庄便被烟雾暖暖地遮盖起来,这里是祖先的根,在他们举家北迁后,再没有回来,散落的亲戚在走动了两代后,渐渐的断了联系,肆虐的沙尘和旅途遥远的土地,让他们的后代人望而生畏,仅仅作为过客匆匆而来,便又急急离去。

我第一次走进这片土地,是八九岁那年,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,去探望亲戚,一条洛河把县城分为南北两半,粗壮的圆木搭起一架简易的浮桥,汩汩的河水在脚下流淌,打湿了鞋底,来来往往的大多数是骡马车和自行车,也有挑担的商贩,当自行车转过官池尽头,天,一条茫茫沙漠出现在眼前,难闻的牛粪味扑面而来,远远的钻天杨尖锐地刺向天空,虽然没有绿叶,但却是荒漠里唯一彰显生命力的标记,这样的路,怎么走?骑一段,走两段,车轮陷在散漫的沙子中,步步维艰。走了不知道多久,才渐渐看到了荒漠里的小村,许多堆放整齐的麦垛被雨淋成黑褐色,这里的沙地不适合肥料,家家都饲养黄牛,牛粪自然就归置田地里,麦草是牛一年的口粮,牛已成为家里的重要一员,庄稼的播种收割,犁耙,走亲戚,赶集会都离不开牛,养牛业非常火红,我曾在一片刷了白灰的墙上看到这样的标语:养下牛娃一院子,攒下票票一沓子。

近十年时间,我亲历了这里的沧桑,当春天的季风来临时,满天的沙子随风飞舞,窗缝,锅台,盆里,碗里,全是咔咔作响的沙子,田地的风特别野,在毫无树木遮挡的野外到处奔跑,最远的田地相隔七八里地,不说劳作的辛苦,单单一路的颠簸足够摧毁耐心,劳作后的酸楚像身边流淌的渭水一样悠长,只有对面的青山,像一位慈爱的长者,用他的宽阔胸怀包容着我们的浮躁与不安。

人的一生真是飘忽不定,我在曾经坚定排斥的地方,像蒲公英一样落脚了,我违背了自己的心意,只能随着 命运的安排随波逐流,未来是迷茫的,妈妈说,南边人好,但愿我如那株骏挺的钻天杨一样,踏出自己坚实不屈的步伐。


标签:沧桑 
0
相关文章
相关评论

 同州网(www.tz269.com) © 2011-2017   版权所有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陕西省大荔县丰图大道(东环路)南段   电话:18091366983  

 Email:webmaster@tz269.com    技术支持:同州网络传媒

 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
陕ICP备12004143号-1